浅浅

我想是一棵树
总能找到阳光的方向
仰起头,伸展枝条
阳光穿过
我一动不动

去坐绿皮火车吧,
车身轻摇伴你浅寐
把头靠在我肩上吧
时间慢的如当年离别的月台

看你的迷离睡眼
听你的喃喃呓语
当朝霞染红天际
我会拉起你的手,说
你看啊,
油菜花开到了天边

我们去哪里呢
我不知道
任火车带我们走吧
然后在某个安静的小站下车
那里是陌生的,亲切的
我们是欢喜的

我要和你走过悠长的小巷
斜阳西照,我要踩你长长的影子
好让我们,再不分开

纵使生生不相伴
仍愿世世与君见

罗密欧

天空思念大地
轻抚 以柔软的雨丝
庭前草碧
方池水涨
罗衣渐湿
谁知 谁知 谁知

牡丹已尽
芍药垂头叹息
松针、柳叶、枫的小手掌
愉快的舞动着
这雨的秘密
唯有舞蹈可以和应

未尽之诗

我一直想写首诗
一首让你哭的诗

   湖上夜雾低垂
   林中虫声作秋悲

我等待灵感
等待熟能生巧的时刻

    如一湖水的坦阔
        一团火的灼烈

我始终没证明出艰深的命题
生命已是圆熟的悲剧

微恋

你吹着口哨来时
我便伏在桌上假寐
鼻息匀匀  裁作新词
你是长句  我是短句
在句逗间躲闪

你低头欲读时
我又迅跑如林间白鹿
脚铃叮当  谱作旧曲
你是低音  我是高音
在琴键上起落

我的世界
是薄阴的秋空
流云投影于无澜之湖
水波不兴  山风不兴

直到与你相遇
温柔无边泛滥
我随你的微波而呼而吸
索性砍去栅栏
我做江南寻梦的少年

醉了  醉了
且歌 且舞
我的赤足
走过你的痛苦
也踩着你的狂狷

我将雨关在窗外
我听《踩在雨点上的猫咪》
窗外的景,美得象画一样
墙上的画,画得跟真的一样
生活, 一个大悖论